Uber停了法国业务,却坚定地扎根中国:从开一个中国本土公司开始

2021-08-01 作者:作者   |   浏览(

今日晚间消息,Uber法国市场总经理泰宝特·西姆帕尔同意法国《世界报》采访时表示,Uber已决定中止在法国运营UberPOP服务。

西姆帕尔说:“大家已经决定,从本周五晚上起中止在法国运营UberPOP服务,此举主如果为了确保Uber司机的安全。”

Uber在全世界的路走得都不太顺,在法国的更是艰难。

Uber在法国遇见的一系列糟心事儿起因是法国出租车司机发起了对抗Uber的罢工运动。这主要因为乘客可以通过UberPop预约私家车。法国合法出租车司机觉得,这致使了不公平角逐。随后,法国就UberPop业务展开了调查,并逮捕了Uber法国CEO桑法尔·蒂博及其西欧总经理皮埃尔-迪米特里·戈尔-科蒂。法国巴黎的公共检察官在7月1日表示,两名被逮捕高管将于9月30日出庭受审。

因为法国政府的强硬态度:内政部认定UberPop为“组织非法出租车运输服务”,与法国总统奥朗德先生对Uber的反对:指责其“不遵守任何社会或财政规则”,需要“解散”该服务,Uber最后于今日宣布中止法国UberPOP服务。

Uber:法国市场能放弃,但中国的大蛋糕大家必须要吃!

近期有传说说国内市场将会在不久的以后超越美国,成为Uber第一大市场。所以即便政府再严苛,角逐再激烈,Uber都计划认真对待。于是它们决定经营一家中国当地的实体公司,这可是全球唯一哦。Uber开创者兼CEO卡兰尼克在同意《财新时间》采访时,表达了“大家要变得‘更中国’”的想法:

卡兰尼克说:“这是大家在全球各地唯一一次做这种事情。由于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太不同了...大家要办一个真的的中国公司,找到中国资金投入者。就像大家在各地,有出身中国的总经理一样,大家也应该要有中国股东”。

卡兰尼克表示,Uber决定为中国业务设立单独的实体、单独的管理机制和单独的总部。

对于Uber将为国内市场募集多少资金的问题,卡兰尼克并没正面回话。他只称“比价钱更要紧的,是对的伙伴”。至于Uber在中国,最需要哪种策略伙伴?“要可以跟政府、跟监管者互动,要可以引导大家变得‘更中国’”,卡兰尼克说。

“新科技在中国的传播速度飞快,快去世界上的其他任何地方,包括美国”。卡兰尼克觉得,通过中国的社交工具,只须推出任何革新科技商品,“假如你做得好,就会在全国广泛流传”,这使得当任何革新发生在中国时,都更让人兴奋,“作为一个企业家,这就是为何我想待在这里”。

卡兰尼克剖析觉得,1500万人口的中国城市和人口500万的美国城市相比较起来,Uber在中国城市的成长速度远高于在美国。

虽然并未给出国内市场何时能达到收入支出平衡点的时间表,但卡兰尼克说:“当你的市场规模变得够大了之后,你就需要盈利,这是势必的”。现在在中国的很多城市,Uber对司机的补贴幅度正在下调;卡兰尼克也强调,现在乘客所享有些价格,仍将是稳定且可持续的。

在回话Uber会怎么样运用云数据、与Uber是不是将发展社交范围的业务时,卡兰尼克称,Uber对所有数据的运用方法,只有“怎么样提高运输效率”一种。

“大家仍将专注于如何把客人最快地从A点送到B点”,“市面上已经有够多社交工具了,大家无需再跳进来”。他说,即使客户在乘车的过程中,的确会发生一些社交的机会和场景,“但社交,不会是Uber最佳先关注的事”。

在提及近由来神州租车影射Uber安全性不佳所掀起的攻讦广告风波时,卡兰尼克说,Uber将持续聚焦在客户身上,并称Uber的业务仍在成长。“我告诉我的团队,大家只管继续服务好我们的客人,塑造好的体验。只须大家把事情做对,那样所有都会好的。”

谈到怎么样应付中国的角逐态势,卡兰尼克说:“国内市场、中国企业界角逐很激烈。假如你不是来自中国,你在这个市场需要维持谦虚。”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