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风险投资不再是“周期性产业”?

2021-07-28 作者:作者   |   浏览(

项目招商找酷有拿货网 迅速获得精准加盟名单

原标题:Why Venture Capital Is No Longer a ‘Lifecycle Business’

作者:喵某人

出处:gplp(ID:gplpcn)

风险资金投入家阿什门 辛达纳觉得,在硅谷创业可以成功是什么原因之一在于技术洞察力。

2013年辛达纳退出基础资本公司之后决定尝试一种新的资金投入方案:支持开创者承担技术风险,而不是市场风险。

辛达纳的工程资本公司(Engineering Capital)在解决软件和核心IT基础设施范围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并且在2018年第二季度成立了第一个基金,共计募筹资金3200万USD,而后的第二个基金募集了5000万USD。

辛达纳说:大部分风险资金投入公司都在关注市场风险,他们擅长揣摩一个公司什么时间有吸引力,什么时间资金投入是有意义的。而我目前所做的恰恰与之相反,我的看法是:只须有人能从技术上解决时下出现的问题,大家就会喜欢。

工程资本公司一般为创业公司提供第一笔机构资金投入资金,其资金投入对象包括Rubrik、Menlo Security、Prismo Systems、Palerra(已被甲骨文回收)和Netsil(被Nutanix回收)。

辛达纳在资金投入意向书中谈到:拥有技术洞察力意味着什么,与他为何觉得风险资金投入不再是一个周期性业务。

在资金投入之前,你会在开创者和公司身上探寻哪些特质?

辛达纳:我主要重视以下几个重要原因。第一是技术上的洞察力,我将其概念为技术洞察力。Google符合我的概念,但Facebook不符合。

第二,我正在探寻一个可以提升资本效率的解决方法。在我的经验里,5到7人的团队就可以在种子阶段开发出一款新品,并获得持续收益。然而这在企业范围并不容易见到,我相信一个非常小且有出色技术和商业头脑的团队事实上可以通过一轮种子筹资来构建企业商品。从风险资金投入策略的角度来看,我在提高资本效率方面下了非常大的赌注。

开创者怎么样评判自己是不是具备技术洞察力呢?

辛达纳:技术洞察力本身是没价值的,仅仅成立一个公司是不够的,但假如它可以为很多顾客提供业务上所出现问题的解决方法,那样它就变得非常有价值。

目前,因为担忧基金公司对种子企业的资本力量提供过剩和市场力量失衡,早期基金纷纷关闭。作为种子资金投入者,你是不是看到了其中的一些端倪,而你发现后又怎么样驾驭它们的呢?

辛达纳:大家在2015年到2016年看到了种子公司巨大的增长空间,我也参与其中。我甚至可以预测,至少有一半的种子基金不会进行第二或第三次募筹资金。

现在VC风头正盛,在市场力量的推进下,大家将不可防止地看到基金行业马上面临洗牌。也就是说,创业是一项艰难的事业。创业非常简单,但困难,大家常常混淆容易和容易。目前大多数人都觉得这非常简单,但他们会大错特错。

与此同时,大家看到市场上出现了不少巨型基金,软银成立了1000亿USD的愿景基金,其背后的策略方向是确定为市场的领导者。因此投入数亿USD将会消除资本束缚。你对这个假想有哪些怎么看?

辛达纳:我感觉这是个非常棒的想法。这是一次再三考虑的尝试,目的是借助市场的缺口,由于软银是与众不同的。没别的人能像软银那样,开出这样规模的支票,并想以对自己有利的方法改变游戏规则。我觉得软银的策略会成功,我对此非常有信心。

从长远来看,风投公司将来将会如何保证创业公司可以拥有更长期的私有化,并对早期初创企业产成长期影响呢?

辛达纳:这是一个好问题。风险将从周期性业务转变为特定阶段的业务而发生根本性改变。这将影响到每一家企业的策略进步(不管他们是专注于种子类公司,还是像红杉和基准资金投入一样的传统资金投入者。所谓生命周期业务,指的是资金投入标的成为非开创者股东里最大的资金投入人,且从进入到退出都是主要资金投入者(无论是通过并购还是IPO)。我所说的特定阶段指的是主要机构资金投入者在退出之前会伴随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基准资金投入与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前优步首席实行官)之间的较量,几乎在基准资金投入供应Uber的同时,红杉就对Uber进行了回收。换句话说,一家顶级公司在初次公开募股(IPO)前供应股权,与此同时另一家进行回收,这并不是偶然,而这现象将会第三发生。

基准资金投入公司一直以世界上最好的合作伙伴著称,而在起诉Uber的首席实行官后,企业的声誉毁于一旦,对此你有哪些怎么看?

辛达纳:无论哪种状况,正如大家所知,卡兰尼克最后放弃了对Uber的控制权,基准折价供应,软银成为了最大股东,而红杉在今年早些时候同步回收了Uber。换句话说,一家顶级风投公司以打折价供应了部分被觉得是史上表现最好的资金投入股权,而另一家顶级风投公司则是在IPO前回收。当风险还是一个生命周期的业务时,这是非常难想象的。我相信,对创业公司进行天使轮风险资金投入后成为公司最大的所有者,并通过IPO或并购一直维持这种状况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

一些公司想要通过募集10亿USD级别的大型基金或平行增长基金来应付风险资金投入界的变化。从企业家的角度来看,从10亿USD的基金中获得100万USD的种子资金投入非常难引起注意,因此出现了种子基金。

爱可信的报告称,风投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正改变筹资方案,从多阶段、多部门的旗舰资金投入工具中撤出。这证实了风险资金投入正趋向于一种愈加专业化的基金方法。而哪个又将从中受益呢?

辛达纳:无论是哪个,只须能在这个新环境中飞速发现自己独特价值,并借助这部分价值来提高我们的业务,就能从中获益。因此,一家风险资金投入公司假如打造一个专注于特定范围或阶段的基金会有非常大帮。这就是为何我相信红杉有独立的早期和成长团队。或者说,为何Emergence一直在关注SaaS。

假如创业人士意识到所有些钱都是不平等的,不一样的公司带来不一样的价值,那样对他们在选择资金投入人时会大有裨益,由于这部分专注的公司和团队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价值,而不止是资金。

风险资金投入已经进步成为一个足够大的市场,同时初创企业需要足够长的时间与很多的资金来进行IPO。对此,一些机构成立了子基金,甚至设立子公司来应付细分范围来支持独立基金。你觉得其他公司会怎么样应付呢?

辛达纳:伟大的公司为了进步不一样的商品会扩展和成长。他们将成长为一个平台。在我看来,A16Z,红杉和光速都在遵循这个方案。对于大公司而言,这没什么风险,但对其他公司来讲,过度扩张可能会是危险的。而一些公司会意识到他们的长处,并继续专注于此。看着基准资金投入也正在坚持其根本,而不是扩张。风险资金投入不是赢家通吃的市场,更不是一刀切的市场,所以可以看到不少不一样的进步模式都是成功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