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传统 VC,李丰和他的新基金 FreeS 要如何革命?

2021-07-31 作者:作者   |   浏览(

8月16日 晚,这家新基金 FreeS在短短筹措准备 50 天后就和媒体见面了。FreeS 新基金有 1 支主基金和 3 支专项基金,现在主基金中有 1.5 亿USD基金和 10 亿人民币基金,专门用于 FreeS 的 “发展性” 尝试。

那样号称 “颠覆” 传统 VC 行业的 FreeS,要进行的是一场什么样的变革?

1、改变 VC 传统收费机制

在传统风投基金中,LP 出钱,GP 出力,通常 GP 会收取 2%的硬性管理成本。而当资金投入的加盟项目获得收益时,LP 通常会有 80%的分成,GP 会获得剩下 20%。

而在 FreeS 基金中,这个长期的行业游戏规则被打破。李丰设计了一套 “管理费对赌条约”,依据收益回报的高低,对管理费和 Carry 有不一样的需要。只有所投项目获得 3 倍以上的回报时,FreeS 才会收取 2%的管理成本。而项目若获得 5 倍以上回报,FreeS 基金对于 Carry 的需要会增长到 30%。

2、改变 Carry 的分配比率

若项目回报在 3 倍以内,对于 20%的 Carry 分成,FreeS 基金也做了很大变动:

在第一个 10%中,它做了以下规定:若外部职员推荐项目成功资金投入后,将获得该项目的 5%Carry,资金投入实行团队获得剩下 5%;若内部职员推荐项目成功资金投入后,将获得该项目 8%Carry,实行团队获得 2%。

这也就意味着,FreeS 也打破了传统 VC 的回报分成,不只将更多的回报反馈给项目搜寻推荐者,更为要紧的是对 “外部人士” 有了非常强的勉励。在 5%的勉励回报反馈下,对于刚新生 FreeS 基金而言,可以借用外部力量更迅速和高效地搜寻好项目。

而在第二个 10%中,FreeS 基金让创业人士决定 Carry 分配。

这部分 Carry 不可以用来作为创业团队内部的奖励,而是在与基金项目负责人和投后团队商讨后,由创业人士决定分配给提供重要性帮的对象,譬如 LP,或者基金团队成员,甚至是提供重要资源或技术支持的外部人士。

所以如此的 Carry 分配比率也就意味着,FreeS 在获得 20%的收入回报后,只获得 2%或 5%的固定实行收益,而剩下的一大多数,都反馈给了这套机制,一方面可以让更多人推荐 “推荐项目” 的功劳,从而形成好项目搜寻的正反馈效应;另一方面奖励那些过去为创业人士提供重要性帮的 “苦劳” 群体,从而聚集更多的人和资源,以投入到帮和扶持创业人士这件事情上。而这一点的最大获利者其实是创业人士本身,这就使得 FreeS 基金在和其他 VC 角逐时对于创业人士更具备吸引力。

3、减少 LP 门槛,改革投委会

传统 VC 对于 LP 都有较高的资金门槛,有的甚至是要拥有肯定的身份名望和资源,而在 FreeS 基金这里,这套成规也被打破。只须是符合国家规定的合格资金投入者,资本只须在 100 万人民币以上,都有机会成为 FreeS 基金的 LP,这就使 LP 的准入门槛被大大减少,可以有更多的人加入 LP 来帮创业人士。

对于 LP 群体而言,既可以赚取 80%的 Carry,也有机会从 GP 那里获得帮创业人士的奖励回报。除此之外,LP 在本轮之后都享有跟投和优先查询资金投入项目的权利。这一套方法感觉有点类似 “股权众筹”,只是资本交由 FreeS 基金收拾,以获得项目的收益分成作为回报。

而对于投委会的改革,FreeS 基金让所有一年以上的资金投入团队成员都享有投票权,并设立了透明的投票规则和决策机制,让资金投入经理也可以参与到公司资金投入决策中。如此的投票 + 分成形式,毫无疑问会调动起中低层资金投入经理的积极性,并且让好项目更容易被投中。

从以上变化中可以看出,李丰和 FreeS 基金想做的事情非常简单:他们要做一个大平台,这里面有 LP 的平台、创业人士的平台、收入分成的平台和项目搜寻的平台。基金将一大多数 GP 的收入反馈到这个平台上,依赖一整套勉励机制以吸引更多人、资本、资源的投入。一方面大大提升了搜集项目的数目、水平和效率,另一方面帮创业人士达成项目的优化升级,最后达成更高的收益。

这一套平台思路和其他平台型创业公司非常类似:虽然每单赚的极少,但依赖机制可以高效迅速起量并形成正循环。

为何要做如此的一整套改变?李丰的回答蛮值得考虑。

第一是供需关系底层逻辑的进步变化。当资本的供给速度增长高于好项目数目增长时,基金更容易融到钱,好项目价值也会变贵。而当整个资本和创业市场在高速地进步时,传统 VC 已经没法满足现有创业市场的需要,好的创业公司愈加多,新的基金也愈加多,两端愈加碎片化。

第二是来源于网络思维的核心。所有依赖网络思维进步起来的大公司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把所大概对消费者友好的原因都做到,并且在相同种类角逐中向前突进一大步。

基于以上两点,FreeS 基金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两条:1、怎么样在两边都是碎片化的状况下提升 VC 的效率;2、设计什么样的机制可以对创业人士更好。因此就有了上述一整套体系设计。

现在 FreeS 基金团队共有 17 人,因遭到 IDG 的帮忙支持使现在已参与资金投入的企业数达到了 21 家。目前这一阶段基金资金投入重点是 TMT 范围,其中网络金融、O2O&C2C、医疗、企业服务占比较高。但李丰说,基金的资金投入重点也会伴随行业趋势的变化而变化。

在查询李丰过往的资金投入记录后,会发现他的不少资金投入案例都有 “趋势性” 色彩。那样,他是怎么样做到 “前瞻性” 的趋势资金投入呢?

李丰说,他主要依赖三点做趋势性资金投入。

第一是全球性资金投入研究的指导经验。由于在全球不一样的市场进步阶段可以看到同一个商业模式的发生进步情况,当跟踪一个行业一段时间后就会慢慢找到它背后进步是什么原因和步伐。每个大的趋势发生背后是有势必的规律,为何是目前?为何是这个?之前美国比中国进步快一些,用同样逻辑考虑后就会对中国资金投入具备向后的指导经验。

第二是思维习惯。在考虑一个事物时一直去想的问题是为何是目前?为何是立刻?为何是它先发生?它发生之后势必会致使哪个将发生?这个当中可以借鉴的就是过去过去在有关行业类似现象发生的迭代规律。

最后是运气成分。在和尽可能多的创业人士接触后,会对轻微趋势和正在发生事情有敏锐度。可能由于偶然缘由进入一个行业投到一两家公司,它们初期都有较好地进步,于是就要开始考虑,它们的模式和指向性是否一个趋势,这背后是不是有一些其他的道理,然后再根据第一条和第二条进行考虑和判断。

  • 上一篇:言与意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