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低价私有化引不满:投资人计划起诉当当

2021-07-31 作者:作者   |   浏览(

中概股私有化的价格,已经引发了很多资金投入者的争议。

日前获悉,国内与美国的一些资金投入者觉得当当私有化价格过低,已经发起“当当中小股东维权”网盟,正通过打造网站,微信群组、微博、Facebook等社交账号向当当发起维权,以期望降低中小资金投入者的损失。

私有化价格引不满

据介绍,该群组里大多数资金投入者都是从四五年前开始资金投入当当网,其中坐落于美国的资金投入者动用的是退休金养老金。他们想长期持有当当网,是由于一方面是李国庆公众形象好、媒体一直披露当当拒绝高价回收,另一方面当当网每次财报也披露积极信号。

原本期待高价私有化、至少不可以低于发行价16USD的这部分资金投入者,7月9日晚间被浇了一盆冷水:

当当网发通知称,董事会收到来自董事长俞渝和CEO李国庆的私有化要约,以每股美国存托股(ADS)7.812USD的现金,回收用户网盟尚未持有些公司全部已发行一般股,相比当晚当当的股价6.77USD,溢价20%。

维权群组里的资金投入人林森(化名)表示,这个所谓的“溢价20%”,只比全年最底价高出20%。林森通过对比发现,其他公司私有化价格基本上在30天基线上,或者在一每年平均价以上,而当当私有化价格比30天均价低25%,比一每年平均价低30%,全年股价只有3天低于回收价。

查阅股价数据发现,过去一年当当网股价最低6.02USD,最高16.42USD,其余时候在8.44USD至14.24USD之间。而在宣布私有化前的一个月内,当当股价从最高的11.5USD一直往下跌,30天内最底价较最高价下跌41%。

亏损紧急的资金投入者甚至觉得,当当涉嫌在筹备私有化的时间内故意压低股价。

不止是当当,这一波中概股私有化的价格常见偏低。有媒体统计,当当、每人、世纪佳缘、中手机游戏、乐逗、航美、久邦、易居、空中网等10家企业私有化价格在发行价之下。其中,欢聚年代私有化价格比宣布私有化时股价高15%,比前一个月低4%。

网络剖析师李彤在公开文章中指出,通常来讲中概股私有化的价格会较市价平均溢价20%~30%,而当当网、欢聚年代以狂跌后的股价为基准,“溢价幅度远远低于20%可以载入史册”。

近来,不少散户呼吁资金投入者联合起来,对私有化策略投反对票。同时,不少律师也在雪球上建议中小资金投入者向私有化价格过低的公司发起集体诉讼。

集体诉讼胜算几何

资金投入本身就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如此的维权是不是可以成功?其实在上一轮中概股私有化风潮中,就已经出现不少类似案例。

2012年十月,飞鹤乳业宣布计划以每一般股7.4USD价格私有化,当时就有资金投入者觉得其私有化价格过低而在美国加州发起诉讼。原告援引一位剖析师看法觉得,回收价格至少应为9USD,而7.4USD回收价格没能如实反映股票的内在价值和将来增值潜力。

而在这一轮中概股私有化中,陌陌已遭遇集体诉讼。据报道,一家美国律所称针对由陌陌CEO唐岩为首的网盟提出陌陌私有化建议的公平性展开调查,调查内容涉及该网盟有无借助其地位以不公平价格回收陌陌股票。

但一位美股剖析师告诉新浪科技,通过集体诉讼的方法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鉴于私有化退市的投票规范,这部分注册在开曼或者BVI的中概,退市时仅需66%的投票权通过即可,并且不少中概都实行双重投票权,管理层有超级投票权。现在,俞渝和李国庆拥有当当网35.9%流通股份,等于83.5%投票权。中小资金投入者能起的反对用途不大。

上文提到的飞鹤乳业,在遭遇诉讼8个月后,还是以7.4USD价格完成私有化,而诉讼官司未有公开披露信息。

当然也有私有化价格提升的案例:今年3月,世纪佳缘宣布私有化价格为每股ADS 5.37USD,而6月接到修订后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后,修改为每股ADS价格7.20USD,提升34%。

资金投入者心声

林森表示,期望当当可以效仿世纪佳缘,最后给出一个公平价格:可以参照其他中概股开价,也可以取全年或者30天均价及以上。他也承认当当管理层的投票权合法,但期望通过各种方法向当当施压。

给林森启发的是在当当公布私有化第二天,i美股资产管理公司资金投入总监Ricky发布的文章。Ricky建议京东此时对当当发出溢价100%(譬如15.62USD/ADS,总额12.66亿USD)的非约束邀约回收,迫使当当提升私有化价格,其他资金投入者也可以拿着京东的要约价向管理层赔偿。

据了解,现在该维权网盟已经联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国会议员,其中一个资金投入者下月会去一个参议员办公室面议。同时,他们也给当当的董事会、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发邮件,联系北京的资金投入者搞活动,期望引起其他资金投入者和同行业企业的关注。

而除去经济上的损失,林森觉得更要紧的是精神损失:“不少资金投入者都是拿养老金竞价推广账户配置中概股,当当如此的行为,违背了对资金投入的承诺,对大伙的打击非常大,丧失了对中概股的信心。”

“假如没好的解决方法,大家会采取更进一步行动”,林森说,“到时候就不是当当的个体事件,而是整个中概股的事件”。